杜平视野
非左非右 忽东忽西
http://duping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好友阿钢

2015-08-14 11:40:16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9838 次 | 评论 0 条

好友阿钢
  好友阿钢,钟情于文艺,几十年忠贞不渝,若称其为“资深文青”未免俗气,但时下流行这个词,只能委屈他一下。
  阿钢不是一般的资深文青。他很早就和巴金相识,随后成为忘年之交。他给巴老拍摄的那副肖像,是巴老最喜欢的一张,现收藏于上海的巴金故居纪念馆。与其他大文人有私交吗?阿钢自豪地回答:“那多了。”沙汀、艾芜、流沙河、汪曾祺、张友松、余秋雨,阿钢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。
  与大多数文青一样,阿钢并没有自己的文学著作,他很满足于做一个纯粹的文青。可是,论摄影,阿钢才华横溢,很有造诣,硕果累累。汶川大地震之后,他从新加坡迅速赶往灾区,随即出版了一部厚厚的摄影专辑,由新加坡时任总统纳丹作序,并且筹得了大笔赈灾资金。阿钢近日又要出版摄影集,连新加坡内阁部长都要出席新书发布会。本人以此小文,为阿钢助兴,不谈摄影,只谈阿钢。
  阿钢是高学历、高智商人才,但日常生活中却是出奇地低能。比如学习驾驶,普通人如我,一两次考试就能拿到驾照,但阿钢考了五六次才过关,事后还在报纸副刊上抱怨考官太苛刻。怀揣驾照的阿钢,驾着新车,可神气了,但半年之后还不知道在哪里按响喇叭。那天开车去上班,阿钢发现有个老朋友在路边步行,便想按喇叭引起对方注意,但喇叭始终没有响。就这样,阿钢在手忙脚乱中,没来得及打一声招呼,就把好朋友甩在了后面。
  阿钢是个热心人,送往迎来是常事。那天他送朋友去机场,上车之前把怀里的电脑放在车顶上,然后就忙着把朋友的行李放在后车厢里,接下来脚踩油门就开车上路。从机场回到家里,阿钢突然发现电脑不见了,想了想,恍然大悟,便急匆匆下楼去找车顶上的电脑。信不信由你,这是阿钢亲口诉说的遭遇。
  还有一个故事,是我亲身经历的。那天中午,我带儿子到一个大厦去学鼓,与阿钢在地下停车场的电梯间相遇。阿钢在楼上吃完饭,要开车回公司上班。过了一个多小时,我和儿子坐电梯回到停车场,再次看到阿钢。他满头大汗,神情焦急又慌张。怎么还没有走啊?他说找不到车,已经把两层停车场都找遍了。我说不可能啊,哪有人敢在这里偷车啊?于是,我开着自己的车,载着他,把上下两层停车场的所有汽车一排一排地看个遍。确实,真的没有他的车。
  这也太奇怪了。我想不通,阿钢更想不通:“分明就停在这里啊,难道不翼而飞了?”突然,阿钢灵光一闪,想出了一个绝佳的办法:“你把车开出去,然后沿着我刚才来的路线,再开进来。”是,得令!在他的指挥下,我开出停车场,在路面上找个地方掉头,然后再进入地下车库。这个办法实在太灵了。行驶不到50米,阿钢便喜出望外地大喊“看到了”!原来,这是货车专用停车场,害得阿钢辛辛苦苦找了一个多小时。
  谁都有心不在焉的时候,但几乎无人可以与我们的阿钢相提并论。有天早晨,阿钢的夫人在出门之前拿出一条新内裤,嘱咐他上班之前换上,阿钢可乖了,满口答应。晚上下班回来,夫人要洗衣服,但一直找不到阿钢换下来的那一条。阿钢显得很无辜,像小孩子一样委屈地说:“我确实换了啊!”可是,等到晚上冲凉,阿钢发现自己穿了两条裤衩。
  我从新加坡来香港不久,阿钢就要来看我。他通知我起飞的时间,说三个多小时之后就能见面。可是,从上午等到傍晚,阿钢一直没有音讯,急得我不停地打电话,却一直打不通。晚上九点多,阿钢的电话来了,他已经抵达香港,正在出租车上。是航班晚点了吗?阿钢沮丧地回答:“别提了!真他妈的莫名其妙!竟然飞到曼谷去了!”
  我在网上查了他的航班号,原来是经停曼谷的。大智若愚的阿钢,竟然浑然不觉地上了贼船。
  几天前,阿水一家来香港,再次谈起阿钢的这些故事,大家都禁不住很感谢阿钢,因为他给这帮朋友带来了很多快乐。再过几天,阿钢就要开新书发布会了,在祝贺之余,我未免捏把汗:新加坡很热,不要再穿两条内裤出门了。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国民党的小男人和女汉子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普京的战法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杜平视野

不公平、不公正和不道义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,而我们听到和看到的反应也很浮躁,以为声音越大、态度越狠,就越能带来公平与正义。duping@phoenixtv.com

广而告之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